我在巴黎丨疫情下时装周如期举行热闹不再时尚

10月1日,夕阳西下,一群衣着时尚的巴黎人陆续抵达巴黎东北部的一个地下室。 这些时尚潮人拎着迪奥前几天刚刚推出的新款刺绣Tote手袋,前来参加Enfants Riches Déprimés品牌的时装秀。 巴黎时装周每年举办两次。 其中,春夏时装周于每年9月下旬至10月初举行。 然而,在走下楼梯之前,入口处的一块巨大牌子提醒参观者,今年的时装周与往常没有什么不同。 标牌上画着一个口罩,上面用大字写着:请时刻佩戴口罩——全球疫情期间欢迎来到巴黎时装周。

尽管今年出现了COVID-19疫情,主办巴黎时装周的法国时装协会仍然坚持举办春夏时装周。 这至少可以说很奇怪,但至少可以说很自然。 自1910年法国时装协会举办第一届时装周以来,时装周每年举办两次。 即使二战期间巴黎被德军占领,时装周仍照常举行。 不过,疫情期间举办这样的大型活动还是应该有一些规章制度的。 作为每年举办的最后一个时装周,巴黎时装周也可以借鉴纽约、伦敦和米兰的经验。 然而,对于很多在米兰时装周之后来到巴黎的时尚界人士来说,巴黎的防疫措施显得过于宽松和混乱。 疫情期间,巴黎时装周不再热闹。

10月1日Enfants Riches Déprimés秀场上,一位戴着口罩的嘉宾正在用手机给模特拍照。本文所有图片均由作者提供

不再有往日的喧嚣,防疫措施稍稍放松

“今年我们在各个方面都会缩小规模,”37 岁的安德鲁·利斯特 (Andrew Lister) 说。 李斯特是伦敦公关公司 Purple 的副总裁。 他所在的公司在伦敦、纽约、洛杉矶和香港设有办事处,负责全球多家公司的品牌管理工作。 由此,Lister成为了全球四大时装周的常客。 今年,他还负责巴黎时装周期间三个品牌的活动策划,其中包括10月1日举行的时装秀。

但由于疫情原因,在Lister的建议下,品牌决定将邀请嘉宾人数限制在150人,往年时装秀后举办的庆祝鸡尾酒会也被取消。 当然,不可能请DJ打碟来烘托气氛。 与此同时,拥有《Vogue》、《GQ》等时尚杂志的媒体巨头康泰纳仕集团,以及拥有《ELLE》、《Harper's BAZAAR》等时尚杂志的赫斯特公司,均已禁止编辑。 来一次跨国旅行。 这也导致参加今年春夏巴黎时装周的媒体人少了很多。 《Vogue》中国区主编张宇此前在社交媒体上表示,由于今年无法来巴黎参加时装周,他得到了多年来第一次完整的国庆假期。

在之前的时装周中,Lister 在欧洲接待了至少 100 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工作者。 但今年只有2人来。

“今年太安静了,让我有点难过,”李斯特说。

为了适应今年安静的现实,品牌取消了往年举办的T台秀。 由于该品牌的设计师 Henry Levy 坚持举办一场面对面的活动,经过讨论,该品牌决定举办一场规模小得多的秀。 参与的模特数量从 40 个减少到 12 个。这些模特的任务只是站在预定位置并摆出各种姿势。 它就像购物中心里的一个假人——当然是一个活生生的“假人”。

法国的巴黎时装周_法国的巴黎时装周文化_法国巴黎时装周

工作人员将书包放在模特身上。

不过,尽管今年做出了很多改变,李斯特仍然觉得,与其他三个城市相比,巴黎在时装周期间官方推出的防疫措施略显宽松。 在筹备阶段,李斯特的团队得到了法国时装理事会非常模糊的指导,这让李斯特等人有些摸不着头脑。 此前,米兰官方的限制是所有现场活动的参加人数不能超过50人。 相比之下,法国时装协会给他们的上限是1000人。

“我们显然不能让这么多人来,但我们仍然想确保客人的安全,”李斯特说。

除了人数外,纽约、伦敦、米兰的要求比巴黎严格得多。 以米兰为例。 李斯特在米兰举办活动时,米兰和意大利官方在所有出入口设立了体温监测站。 同时,所有客人都必须写下自己的姓名、地址和联系方式。 这样,如果当天活动期间出现确诊病例,政府追踪人员可以快速联系到所有密切接触者。

“然而,巴黎在这方面绝对没有任何要求或类似措施,”李斯特说。

宾客轻松,时尚界深陷困境

巴黎防疫措施宽松,当晚前来观展的嘉宾普遍十分放松。 满头银发的Laurent Allostery专程从慕尼黑来到巴黎参加时装周。 他在慕尼黑一家画廊担任买手,前年开始参加巴黎时装周。 尽管今年疫情爆发,他仍然选择来巴黎看演出。

“我觉得演出还是很安全的,大家都戴着口罩,至少比地铁上安全很多。” 阿洛斯特里利说道。

当然,疫情期间的跨境旅行对于很多人来说还是风险太大。 “今年我肯定不会去其他地方看秀,但既然今天的秀是在巴黎,过来看看也无妨。” 卡西尔德·伊冯(Casilde Yvon)说道。 27 岁的 Yvonne 是一名布景设计师。 她从事时尚行业,自然是巴黎时装周的常客。 在她看来,虽然疫情仍在蔓延,但现在举办现场时装秀是没有问题的。

到场的其他业内人士也认为,虽然疫情呈上升趋势,但今年遭受重创的巴黎时装业需要巴黎时装周如期进行。 “今年的男装秀和高级定制秀(编者注:高级定制走秀)都因为疫情取消了。如果现在成衣秀也取消,行业将承受不了。”蒋妮琪说道。 自2011年加入Louis Vuitton担任设计师以来,蒋女士已在巴黎时尚界工作了近10年。 现在她拥有自己的时尚策划公司,负责策划品牌的走秀、摄影等活动。 自疫情爆发以来,她的公司损失了约90%的业务。

“成衣对于时尚界来说是最重要的,毕竟销量的大头就在这里。”蒋女士说。 “所以,即使疫情还在蔓延,时装周也必须举办。”

虽然现在大家的生活都比较困难,但是对于时尚行业的未来,大家还是比较乐观的。 在Enfants Riches Déprimés首席设计师Henry Levy看来,疫情并没有给他本季的设计带来太大困扰。 他最头疼的是从洛杉矶到巴黎的旅程。 他穿着所有当季的新衣服,费尽心思才准时到达巴黎。 那天晚上的演讲结束后,他疲惫的脸上露出了微笑。

“我想只要我竭尽全力,未来我一定会越来越好。” 雷维说道。

(作者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,现居巴黎)

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)